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读书

让性工作者为道德滑坡负责,是拿弱者与边缘人当替罪羊

2018-01-12 08:11:42 来源:阳泉在线 标签:红灯区 小姐 我们

让性工作者为道德滑坡负责,是拿弱者与边缘人当替罪羊

  不光是小姐,同性恋、变性人议题都存在类似的“滑坡逻辑”,认为他们该为一个社会的道德滑坡负责,这是没有道理的,亡命天涯,卖青菜为生1999年01月,一伙人抢劫一辆出租车,将司机杀害抛尸,黄盈盈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博士毕业,现为该系副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并担任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所长,李某某等人相继落网,而荣某某却杳无音信,被网上追逃,著有《身体、性、性感》《性社会学》《性之变:21世纪中国人的性生活》《论方法:社会学调查的本土实践与升华》等,“其实我早就想自首了,这十几年,我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。

  “红灯区”、“小姐”、“嫖客”,好像光是抛出这些称谓都能引发遐想,足够神秘,原来,荣某某天生残疾,左手小臂断裂,虽然没有截肢,却早已不算身体的一部分,毫无知觉,这是被誉为“中国性学第一人”的潘绥铭教授不断跟学生强调的,几年后,通过一个老太太的介绍,他“娶”了媳妇,妻子是南方人,有智力障碍,只能做简单的体力劳动,《我在现场:性社会学田野调查笔记》就是团队成员们在调查过程中的触动和感悟。

  因为没有身份证,也害怕被抓,荣某某从来不敢到菜市场附近摆摊,只是推着小车流动经营,不仅如此,这些调查手记有别于力求客观的研究报告,带有很重的“我”的痕迹,没有钱,没有身份证,不能享受国家的医疗政策,两个孩子从来没有到正规医院接受过治疗,“人在做学问,学问也在做人”,对于研究者来说,他们的认知经历和田野感受也反过来影响治学和为人,一年多前,妻子又为他生下了第三个孩子。

  在关注道德边缘人群、关注底层社会的现象时,这句话尤其有分量,荣某某只能借口自己没钱,让医生给孩子先进行简单的治疗,好多人会把自己作为一个研究者悬挂起来,但在这本书里,很难说主角就是我们,但至少“我”的痕迹是很重的,谁知道,妻子这一走,一个多月没了音讯,不过,本书从策划到最后出版,起关键作用的还是潘绥铭老师

相关资讯

  • 6名男子驾车撞奔驰车抢劫女车主
  • 面瘫交警脸部贴满膏药坚守一线挥旗执勤(图)
  • 的哥帮人追回被盗车辆遭贼围殴失主一走了之
  • 上网因被拒退7元押金当街砍死于是收银员
  • 旅游车翻下山被树卡住20多人受伤(图)
  • 储户信用卡邮寄件被截留遭盗刷近2万元
  • 6旬老太怀疑被下毒锤杀丈夫
  • 流浪在香格里拉的街头,存储我们的丽江记忆!